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六合神高手论坛 > 文章内容

新唐书 全文在线阅读简介作者及书评 - 中国古典文学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10-17 阅读:

  》,北宋欧阳脩、宋祁、范镇、吕夏卿等合撰,是记载唐朝历史的纪传体史书。《新唐书》共225卷,分本纪10卷、志50卷、表15卷及列传150卷。

  五代时期就曾有《唐书》(即后来《旧唐书》)编成,但宋仁宗认为《唐书》“纪次无法,详略失中,文采不明,事实零落”,庆历四年(1044年)下诏重修[1]。至和元年(1054年)七月,仁宗催促“速上所修《唐书》”。前后参预其事的有宋敏求、范镇、欧阳脩、宋祁、吕夏卿、梅尧臣,《新唐书》所依据的唐人文献及唐史著作均审慎选择,删除当中的谶纬怪诞内容,裁减旧史本纪十分之七[2]。《新唐书》对〈志〉十分重视,新增《仪卫志》、《选举志》和《兵志》,《兵志》附以马政,原有的《天文志》和《历志》篇幅超过《旧唐书》三倍,新志载有文武百官的俸禄制度,为旧志所无。又有屯田、边镇、和籴等,皆旧志所无。[3]《新唐书》也恢复立〈表〉,立了《宰相表》、《方镇表》、《宗室世系表》、《宰相世系表》,志和表分别由范镇、吕夏卿负责编写。历代官修正史〈表〉多缺略,清代学者王鸣盛在《十七史商榷》中说:“新书最佳者志、表,列传次之,本纪最下”[4],这是允评。列传部分由宋祁负责编写。王鸣盛还指出《新唐书》史表的设置有一些不足,“窃谓史之无表者,固宜补矣,有有表而尤不可以不补者……禁军以宦官掌之,不但朝政尽为所挠,并废立皆出其手,则左右神策中尉亦当表”[5]。

  《新唐书》一共修了十七年,庆历四年,工部尚书宋祁主持修纂〈列传〉,至和元年(1054年),由欧阳脩接续编修〈本纪〉、〈志〉、〈表〉。嘉祐五年(1060年)六月,全书告成。两人在七年内竟没见过面[6]。草稿初成,呈宋仁宗审阅。仁宗看后,发现这部史书出于二人之手,体例与文采均不尽相同,于是令欧阳脩删改修饰为一体。欧阳脩此时却拒不修改,他说:“宋公于我为前辈,且人所见不同,岂可悉如已意?”最后仅校阅过一遍,一无所易[7]。

  《新唐书》修成之后,《旧唐书》便不再流传。据清代学者赵翼《廿二史札记》载:“今第观《新书·艺文志》所载,如吴兢《唐书备阙记》、王彦威《唐典》、蒋乂《大唐宰辅录》、《凌烟功臣、秦府十八学士、史臣》等传、凌璠《唐录政要》、南卓《唐朝纲领图》、薛璠《唐圣运图》、刘肃《大唐新语》、李肇《国史补》、林恩《补国史》等书,无虑数十百种,皆《旧唐书》所无者。”[8]但《旧唐书》较多保存唐代原始文献的面貌,而《新唐书》语多删节[9],徒增后世研究困扰,《直斋书录解题》则称“凡废传六十一,增传三百三十一、志三、表四”。如《旧唐书·本纪》部分近三十万字,到《新唐书》仅剩下九万字,虽达到文字精湛,却失去许多珍贵史料,而《哀帝本纪》旧书约一万三千字,新书只剩千字左右,“每数帝共一赞,矫枉过正矣”[10];而《旧唐书》写得极为悲壮感人的《封常清传》、《高仙芝传》,在《新唐书》竟删得索然乏味。

  欧阳脩与宋祁皆有排佛的偏见,故《新唐书》不见玄奘、一行等佛门之事迹,无以反映盛唐时期的佛教风采[11]。韩通因反对陈桥兵变,《新唐书》无立传。韩愈曾为石洪作墓志,石洪官仅止于县尉,无奇伟之事迹,《新唐书》竟收此“谀墓之文”[12]。《新唐书》虽列有《兵志》,却很空疏,例如《新唐书·兵志》记载:“唐有天下二百余年,而兵之大势三变,其始盛时有府兵,府兵后废而为彍骑,彍骑又废,而方镇之兵盛矣。”,其议论不明,于史实亦不符。

  《新唐书》大量采用笔记、小说[13],形成不少错误,《直斋书录解题》卷四批评《新唐书》“拾取小说私记,则皆附著无弃”,“徒繁无补”。王观国《学林》卷五“霓裳羽衣曲”亦云:“盖《国史补》虽唐人小说,然其记事多不实,修唐史者一概取而分缀入诸列传,曾不核其是否,故舛误类如此也。”

  后人多批评欧阳脩撰《新唐书》“着意文字而忽略考证”(近代学者王欣夫语),作者正统思想尤为强烈[14]。《新唐书》共计转录韩愈文16篇,在《藩镇·吴元济传》中全文载录韩愈的《平淮西碑》,《新唐书·韩愈传》“赞曰”,宋祁还说:“其道盖自比孟轲”,“可谓笃道君子”,肯定其功业与孟子“齐而力倍之”,“仰之如泰山、北斗”,这样的过誉,显得肉麻兮兮。

  《新唐书》对隋末窦建德等农民军十分反感,动不动辄以“猬毛而奋”、“磨牙摇毒”、“孽气腥焰”等恶毒之语呼之。故《新唐书》不可取代《旧唐书》,司马光的《资治通鉴》多用《旧唐书》,朱熹的《通鉴纲目》重“春秋书法”,多用《新唐书》。由于《新唐书》存在不少问题,在颁行不久,吴缜写了《新唐书纠谬》,共举出该书四百六十条错误。在找出《新唐书》差错的同时,亦认为撰修者是“不知刊修之要而各徇私好”。

  史家黄永年指出:“他(宋祁)用这种文体把《旧唐书》里原有的诏令、奏议以及记叙文字乱改一气。例如柴绍传有‘隋将桑显和来战,绍引军缭其背’,这‘缭其背’是什么意思呢?查对《旧唐书》,原来写的是‘绍引军直掩其背’。因宋祁嫌它不够古,所以硬用这个‘缭’字来替换‘直掩’,‘缭’是绕的意思,用在这里确实很奇,同时又很涩,因为使人读到这里就得打住,无法念下去。再如《旧唐书》的玄宗废太子瑛传有‘李林甫代张九龄为中书令,希惠妃之旨,托意于中贵人,扬寿王瑁之美,惠妃深德之’几句话。……宋祁却改成‘九龄罢,李林甫专国,数称寿王美以揠妃意,妃果德之’。这个‘揠’字本是拔的意思,宋祁用在这里当‘助长’‘迎合’来讲,确实够奇,不对照《旧唐书》谁又能看懂呢……”[15]

  列传第一 后妃上 - 太穆窦皇后?文德长孙皇后?徐贤妃?王皇后?则天武皇后?和思赵皇后?韦皇后?上官昭容?肃明刘皇后?昭成窦皇后?王皇后?贞顺武皇后?元献杨皇后?杨贵妃

  列传第二 后妃下 - 张皇后?章敬吴太后?贞懿独狐皇后?睿真沈太后?昭德王皇后?韦贤妃?庄宪王皇后?懿安郭太后?孝明郑太后?恭僖王太后?贞献萧太后?宣懿韦太后?尚宫宋若昭?郭贵妃?王贤妃?元昭晁太后?惠安王太后?郭淑妃?恭宪王太后?何皇后

  列传第三 宗室 - 李道宗?李道兴?李孝基?李道玄?李叔良?李孝协?李思训?李晋?李幼良?李琛?李孝恭?李瑰?李瑗?李神通?李道彦?李孝逸?李神符?李博义?李奉慈

  列传第四 高祖诸子 - 李建成?李玄霸?李元吉?李智云?李元景?李元昌?李元亨?李元方?李元礼?李元嘉?李元则?李元懿?李元轨?李凤?李元庆?李元裕?李元名?李灵夔?李元祥?李元晓?李元婴

  列传第五 太宗诸子 - 李承乾?李宽?李恪?李泰?李祐?李愔?李恽?李贞?李治?李慎?李嚣?李简?李福?李明

  列传第十五 - 刘弘基?殷开山?刘政会?许绍?程知节?柴绍?任瑰?丘行恭

  列传第十九 - 侯君集?张亮?薛万均?薛万彻?薛万备?盛彦师?卢祖尚?刘世让?刘兰?李君羡

  列传第二十 - 高俭?高履行?高真行?高重?窦威?窦轨?窦琮?窦抗?窦静?窦诞?窦琎?窦德玄

  列传第二十一 - 房玄龄?房遗爱?杜如晦?杜楚客?杜淹?杜元颖?杜审权?杜让能

  列传第二十三 - 王圭?王焘?薛收?薛元超?薛元敬?薛稷?薛伯阳?马周?马载?韦挺?韦待价?韦武?韦万石

  列传第二十四 - 李纲?李安仁?李迥秀?李大亮?李安静?李道裕?戴冑?戴至德?刘洎?乐彦玮?崔仁师?崔湜?崔液?崔澄?

  列传第二十五 - 陈叔达?杨恭仁?杨思训?杨师道?杨执柔?封伦?裴矩?宇文士及?郑善果?郑元璹?权万纪?权怀恩?阎立德?阎立本?蒋俨?韦弘机?韦岳子?姜师度?强循?张知謇

  列传第二十六 - 萧瑀?萧钧?萧嗣业?萧嵩?萧华?萧复?萧俛?萧仿?萧廪?萧遘?萧定

  列传第二十七 - 岑文本?岑羲?岑长倩?格辅元?虞世南?李百药?李安期?褚亮?刘孝孙?李玄道?李守素?姚思廉?姚璹?姚珽?令狐德棻?令狐峘?邓世隆?顾胤?李延寿

  列传第二十八 - 苏世长?苏良嗣?苏弁?韦云起?韦方质?孙伏伽?张玄素

  列传第二十九 - 于志宁?于休烈?于敖?于琮?庞严?高季辅?张行成?张易之?张昌宗

  列传第三十 - 长孙无忌?长孙敞?长孙操?长孙诠?长孙顺德?褚遂良?褚璆?韩瑗?来济?来恒?李义琰?李巢?李义琛?上官仪

  列传第三十一 - 杜正伦?崔知温?高智周?石仲览?郭正一?赵弘智?来章?崔敦礼?杨弘礼?卢承庆?刘祥道?李敬玄?刘德威?孙处约?邢文伟?高子贡

  列传第三十四 - 崔义玄?杨再思?窦怀贞?宗楚客?纪处讷?祝钦明?郭山恽?王玙

  列传第三十五 诸夷蕃将 - 史大奈?冯盎?阿史那社尔?阿史那忠?执失思力?契苾何力?黑齿常之?李谨行?泉男生?李多祚?李湛?论弓仁?尉遅胜?尚可孤?裴玢

  列传第三十六 - 郭孝恪?张俭?王方翼?苏定方?薛仁贵?程务挺?王孝杰?唐休璟?张仁愿?张敬忠?王晙

  列传第三十七 - 王义方?员半千?石抱忠?韩思彦?苏安恒?薛登?王求礼?柳泽范?冯元常?蒋钦绪

  列传第三十九 - 崔融?徐彦伯?苏味道?豆卢钦望?史务滋?崔元综?周允元

  列传第四十一 - 王綝?韦思谦?陆元方?陆象先?王及善?李日知?李怀远

  列传第四十三 - 张廷圭?韦凑?韦见素?韩思复?宋务光?吕元泰?辛替否?李渤?裴潾?张皋?李中敏?李款?李甘

  列传第四十五 - 桓彦范?卢袭秀?薛季昶?杨元琰?敬晖?崔玄暐?张柬之?袁恕己

  列传第五十三 - 苏珦?尹思贞?毕构?李杰?郑惟忠?王志愔?许景先?潘好礼?倪若水?席豫?齐浣

  列传第五十六 宗室宰相 - 李适之?李岘?李勉?李夷简?李程?李石?李回

  列传第六十六 - 崔光远?邓景山?魏少游?卫伯玉?李澄?韩全义?卢从史?高霞寓

  列传第六十八 - 高适?元结?李承?韦伦?薛玨?崔汉衡?戴叔伦?王翃?徐申?郗士美?辛秘

  列传第七十二 - 王思礼?鲁炅?王难得?辛云京?冯河清?李芃?李叔明?曲环?王虔休?卢群?李元素?卢士玫

  列传第七十三 - 令狐彰?张孝忠?康日知?李洧?刘澭?田弘正?王承元?牛元翼?史孝章

  列传第八十一 - 杨朝晟?戴休颜?阳惠元?李元谅?李观?韩游瑰?杜希全?邢君牙

  列传第八十四 - 鲍防?李自良?萧昕?薛播?樊泽?王纬?吴凑?郑权?陆亘?卢坦?柳晟?崔戎

  列传第八十五 - 徐浩?吕渭?孟简?刘伯刍?杨凭?潘孟阳?崔元略?韦绶

  列传第八十六 - 张荐?赵涓?李纾?郑云逵?徐岱?王仲舒?冯伉?庾敬休

  列传第八十七 - 姚南仲?独孤及?顾少连?韦夏卿?段平仲?吕元膺?许孟容?薛存诚?李逊

  列传第八十九 - 归崇敬?奚陟?崔衍?卢景亮?薛苹?卫次公?薛戎?胡证?丁公著?崔弘礼?崔玄亮?王质?殷侑?王彦威

  列传第九十二 - 白志贞?裴延龄?崔损?韦渠牟?李齐运?李实?皇甫镈?王播

  列传第九十五 - 高崇文?伊慎?朱忠亮?刘昌裔?范希朝?王锷?孟元阳?王栖曜?刘昌?赵昌?李景略?任迪简?张万福?高固

  列传第九十六 - 李光进?乌重胤?王沛?杨元卿?曹华?高瑀?刘沔?石雄

  列传第一百二 - 钱徽?崔咸?韦表微?高釴?冯宿?李虞仲?李翱?卢简辞?高元裕?封敖?郑薫?敬晦?韦博?李景让

  列传第一百一十六 忠义上 - 夏侯端?常达?谢叔方?王行敏?罗士信?李公逸?张善相

  列传第一百一十七 忠义中 - 颜杲卿?贾循?隐林?张巡?许远?南霁云?雷万春?姚訚

  列传第一百一十八 忠义下 - 程千里?袁光廷?庞坚?蔡廷玉?张名振?石演芬?吴溆?贾直言?辛谠

  列传第一百一十九 卓行 - 元德秀?李??权皋?甄济?阳城?何蕃?司空图

 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隐逸 - 王绩?孙思邈?王希夷?李元恺?司马承祯?贺知章?陆羽?陆龟蒙

  列传第一百二十三 儒学上 - 陆德明?颜师古?颜相时?孔颖达?欧阳询?欧阳通?盖文达?萧德言

  列传第一百二十六 文艺上 - 蔡允恭?张昌龄?杜审言?王勃?卢照邻?骆宾王?范履冰

 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外戚 - 独孤怀恩?武士彠?武承嗣?武三思?武攸暨?杨国忠

 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宦者上 - 杨思勖?高力士?程元振?鱼朝恩?窦文场?霍仙鸣?刘贞亮?吐突承璀?马存亮?严遵美?仇士良?杨复光

 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宦者下 - 李辅国?王守澄?刘克明?田令孜?杨复恭?刘季述?韩全诲?张彦弘

  列传第一百三十四 酷吏 - 索元礼?来俊臣?周兴?丘神勣?侯思止?王弘义?郭弘霸?姚绍之?周利贞?王旭?吉温?罗希奭?崔器?毛若虚?敬羽

 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藩镇魏博 - 田承嗣?史宪诚?何进滔?韩允中?乐彦祯?罗弘信?罗绍威

 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藩镇镇冀 - 李宝臣?王武俊?王廷凑?王元逵?王绍鼎?王绍懿?王景崇?王镕

 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藩镇卢龙 - 李怀仙?朱滔?刘怦?刘济?朱克融?李载义?杨志诚?史元忠?张仲武?张允伸?张公素?李茂勋?李全忠?刘仁恭

  列传第一百三十八 藩镇淄青横海 - 李正己?李纳?李师古?程日华?程怀直?程怀信?李全略?李同捷

  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藩镇宣武彰义泽潞 - 刘玄佐?邓惟恭?吴少诚?吴少阳?吴元济?李祐?刘悟?刘从谏?李佐之?李师晦?李丕

 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 西域上 - 泥婆罗?党项?东女?高昌?吐谷浑?焉耆?龟兹?跋禄迦?疏勒?于阗?天竺?摩揭陀?罽宾

 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 西域下 - 康国?宁远?大勃律?吐火罗?谢??识匿?个失密?骨咄?苏毗?师子?波斯?拂菻?大食

 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中 南蛮中 - 南诏下?蒙巂诏?越析诏?浪穹诏?邆赕诏?施浪诏

 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下 南蛮下 - 环王?盘盘?扶南?真腊?诃陵?投和?瞻博?室利佛逝?名蔑?单单?骠?两爨蛮?南平獠?西原蛮

 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上 奸臣上 - 许敬宗?李义府?傅游艺?李林甫?陈希烈

 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下 奸臣下 - 卢杞?崔胤?崔昭纬?柳璨?蒋玄晖?张廷范?氏叔琮?朱友恭

 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上 叛臣上 - 仆固怀恩?周智光?梁崇义?李怀光?陈少游?李锜

 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下 叛臣下 - 李忠臣?乔琳?高骈?朱玫?王行瑜?陈敬瑄?李巨川

  列传第一百五十上 逆臣上 - 安禄山?安庆绪?高尚?孙孝哲?史思明?史朝义

  宋敏求《春明退朝录》;“庆历四年,贾魏公建议修《唐书》。始令在馆学士人供《唐书》外故事二件。积累既多,乃请曾鲁公、掌侍郎唐卿分厘,附于本传。”

  王鸣盛《十七史商榷》卷七十〈《新纪》太简〉条:“新《唐书·本纪》较旧《书》减去十之七,可谓简极矣。意欲仿班、陈、范也。夫文日趋繁,势也,作者当随时变通,不可泥古。纪唐而以班、陈、范之笔行之,于情事必有所不尽。”

  《玉海》卷四六《嘉佑新唐书》条引《国史志》云:纪十、志五十、列传百五十。凡废旧传六十一,增新传三百三十一,又增三志、四表,凡二百二十五卷、录一卷。”

  王鸣盛参考《宋史·宋祁传》、《欧阳修传》,认为宋祁修书“在仁宗天圣之晚年,历明道、景佑、宝元、康定,至庆历中告成,以书成进左丞云云”“(欧阳)修之修《唐书》,乃在嘉佑之前至和年间事,距祁稿成时,相去已十余年”。王鸣盛没发现《宋祁传》将“皇佑”误作“景佑”。

  朱弁《曲洧旧闻》卷九云:“《新唐书》载事倍于《旧》,皆取小说。本朝小说尤少,士大夫纵私有所记,多不肯轻出之。”岑仲勉提到《新唐书》列传采笔记,有卷七七懿安郭太后事、卷一七七李珏事、卷一八三毕諴事采《东观奏记》,卷八三和政公主事、卷一六九韦温事采《因话录》,卷一一六杜景佺事采《朝野佥载》,卷一二四姚崇事采《开元升平源》,卷一五九崔雍事采《唐阙史》,卷二○七鱼朝恩事采《杜阳杂编》(岑仲勉《唐史余渖》卷四)

  章学诚评论《新唐书》的本纪:“迁、固以下,本纪虽法《春秋》而中载诏诰号令,又杂《尚书》之体。至欧阳修撰《新唐书》始用大书之法,笔削谨严,乃出迁、固之上,此则可谓善于师《春秋》者矣。”(《章氏遗书外篇》卷1《信摭》)

  黄永年《〈旧唐书〉与〈新唐书〉》,人民文学出版社,1985年,第54页香港小鱼儿玄机2站

上一篇:新唐书原文_百度文库 下一篇:上半年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移动支付逾400亿笔

相关阅读

刘伯温一肖资料| 铁算盘马会开奖结果| 财神爷印刷下载图库| 宝马论坛| 香港赛马会公司网址| 香港凤凰天机资料大全| 乖乖图库118图库红姐| 2019年正宗生肖表排码表图|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奖料| 白小姐论坛|